一位纯良妹子唬着胆儿去做私处整形的故事

20171201-20180101

20150408-sichu

1.

“门口把鞋换了。”

“站上面称下体重。”

护士举着点滴瓶跟我说。

推门进手术室,正中间一张手术床,肃杀,空荡,两个医生背对着不知道在忙什么。

被牵到手术室一隅的桌子跟前。

“在这儿签个字。” 递给我一张纸。

《手术同意书》,从头逐条看。

【因……,发生医疗意外,与医院无关;因……造成……损伤,与医师无关,责任由病人承担】,脑子突然很懵。

“不用仔细看,只需要签字就行了,手术前都要签的。”

“这免责?”

“你不是做过各项检查了吗,做过了就没问题的,快签吧,这就是个基本流程,手术医生马上到了。” 落笔,我开始不安。

“谁做手术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门再次被推开,一个年约五旬的女医生,口罩,白大褂,红色棉拖鞋信步走进来。

“是她”,护士指着我。

“哦,是整形手术,脱掉一条裤腿,躺上面,快一点。”红棉拖医生看了一眼手术单,又透过眼镜片上面看了我一眼。

护士把药瓶挂到手术床头,走了。

因为左手扎着针输液,我在另外两名医生目光的荼毒下,一只手笨拙的脱裤子,一条腿挂着裤子一条腿光着艰难的爬到那张窄窄的手术台上。

“双腿打开,脚蹬在这上面(床尾两侧各有一个脚蹬子),躺平,腿打开,再打开,屁股向下移,向下,再向下”,红棉拖医生带着口罩,我仰望不到她的表情,语气和手术室里的空气一样,冰凉。

“上次月经什么时候结束的?”

结束五天了。

“对什么过敏吗?”

最近对花粉过敏。

“呵,花粉过敏,我问你对什么药物过敏?有没有吃药打针过敏过?”她边检查私处边问我,声音突然提高。

“没,没有。”噗通噗通的忐忑。这个医生一点儿不温和,像极了白雪公主的后娘,害怕到委屈,突然想放弃。

“嗯,是挺不对称”,两个助手也凑过去观察。

“开始吧”。没等我反应,两个助手拿白色的纱布条还是什么东西,干脆麻利地把我的双脚紧紧绑在了床尾,右臂也被绑在床上。我犹如一只在砧板上任人宰杀的小鸡。

“医生,手术需要多长时间?”我很想找点话题缓解紧张的气氛,任人鱼肉的感觉很不好。

“你赶时间吗?”

“不赶,我想知道”,其实我知道,术前李医生已经跟我说了,李医生是我的主治医师。

“多长时间,不得给你做好啊?缝合好了,处理好了就结束了。”

“就是大概的时间是多久?” 这回答让我紧张到执拗。

“你一个人来的吗?” “嗯,我自己。”我听出自己的声音发颤。

“半小时到一小时吧,不用紧张,打了麻药你睡就行了,醒来就做好了。”

“不是局部麻醉吗?”我怎么能睡得着。

“你单子上开的是全麻呀。”其中一个助手说。

“这种小手术还需要全麻吗?李医生没跟我说是全麻啊!”突然有种受骗的感觉,心里很懊恼李医生。

“单子上就是这么写的,我们得按单子上的做啊。”助手继续。

“不行不行,我紧张,医生,我紧张。”我开始抖动腿,妈蛋!绑的太结实了!恐惧到极点。

“我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不要乱动,做完就醒了。”助手显然不耐烦。

我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想到了去年没能走下手台的朋友(心脏手术),我会不会眼睛一闭就再也睁不开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来做手术啊,万一我醒不来,家人多悲痛,朋友同事多意外,最最重要的是因为私处整形,多羞涩不齿的原因啊。如此发达的网络时代会不会第二天出现《无知少女追求完美,私处整形命陨手术台》的新闻……脑子像爆炸了一样,一切都由不得我掌控,绝望又无助,我开始后悔,后悔没有告诉家人,后悔来做这该死的手术,后悔自己太任性了,万一有意外……我又想到了手术同意书。脚头传来手术器械的声音,我像被坏人绑架置于废弃的山洞,晦涩又隐秘,自己渺小得像一只随时被人碾死的蚂蚁,眼睛有些模糊,我好像流泪了,“医生,我有点晕。”

“当然了,正在给你静脉注射麻药。”这助手明显是主刀医生的帮凶。

“我手臂疼,太疼了,太疼了,受不了。”

“那怎么办呢,忍一下吧,打麻药哪有不疼的。”

我的手机呢,妈蛋!手也被绑了。

“医生,疼……”

2.

“柠檬,柠檬,醒醒……,喂,柠檬……”

迷糊中看到是带我去手术室的小护士,还有手术医生,还有李医生。

“你刚下手术台,下面伤口渗血,给你做一个减轻疼痛的仪器治疗,60分钟,400块钱,你朋友在吗,需要去交一下费用。”护士的声音。

“能不做吗,我自己来的”,脑子混沌不清。

“最好要做,这是利于你术后恢复的,下面还在渗血,用手捂着,别拿开,等治疗结束了你再去补交费用吧”。像是有人在梦里跟我说话。

“哦,好。”我迷糊着,于是背下面多了一个像按摩椅的东西,嗡嗡震动。

“腿打开,千万不要合,用手捂着,别松开。”主刀医生再次叮嘱。随后,人散。

手机突然响了,是好朋友。“干嘛呢,打两个电话都没接。”

“哦,发烧了,在医院输液,手机调静音了,没注意。”她一听连问严重吗,在哪家医院,有人陪没,要过来看我。神志一下子清醒,连忙说马上结束了,婉拒好意。挂了电话,内心惊险又温暖。

这是专门供妇科术前术后使用的输液室,宽大明亮,只有我和护士,下午五点半,我侧过头,看到夕阳挂在窗子上,像是对我拥抱,顿然忘却了麻药过后的疼痛。

3.

至此,心病仿佛去了一半,躺在床上,无法得知整形做的如何,总归是要比术前好吧。

“治疗结束了,我去餐厅给你拿点儿吃的,手术后体虚,需要补充营养。”护士一边整理仪器,一边微笑着对我说。我多么喜欢这样的友好和贴心,这还是那个催我缴费的护士么?

片刻,她端了牛奶,豆浆,鸡蛋,还有小面包放我床头。体虚,也没胃口,只喝了半杯热牛奶。之后,下床去找李医生,她会交代术后护理的事项。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治疗仪的作用,并没有很强烈的疼痛感,只觉得下面湿粘,酸胀。李医生说是正常现象,又给我换了吸血海绵条和三层医用纱布,手术结束后垫的纱布已经湿透,混着血色和黄色的液体。李医生让补交了治疗费,并嘱咐尽量不要走路,减少摩擦,有问题及时联系她,第二天要去医院做术后护理。

4.

真的是太心急,打车到家后,不安又好奇地小心翼翼拿开纱布,照镜子看了一下手术效果,伤口渗着血珠,晶亮闪闪,肿得完全看不清形状,赶紧垫好纱布躺下。过一会儿,明显感觉有液体从屁股下面流淌,起身看,床上湿漉漉的鲜血一片,简直要吓死。我赶紧给李医生打电话,拨了十几次都是无人接听,海绵条和纱布被血浸透,我又在湿透的纱布下面加了一片卫生巾,趴床上一遍一遍打给李医生,她这根唯一的救命稻草也联系不上,着急又害怕,会不会大出血死掉?懊悔的不行,为什么要做这该死的手术?一定是那个红棉拖医生医术不行,随便缝了几针,还有李医生,明明问她要个人电话,说打名片上的电话就可以,你妹,一定是没有带手机回去,大骗子!边流泪边不怀好意地揣测着医院的每一个人,大概半小时,发现不再哗哗流血,依然有血珠渗出,那一晚,内心复杂到难以入睡。

第二天,李医生对没有听到电话进行了辩解(说没有收到来电)和道歉。接下来进行了连续四天的术后护理,每一次都是微米光照射40分钟,输液三瓶消炎。

5.

术后护理期间,针对手术的一些细节问题一直心存芥蒂,再次和李医生沟通,过程很不愉快。今天是术后的第13天,伤口已经痊愈,没有任何行动障碍和不舒服,深感是幸运之神的眷顾,自始至终不愿意承认完全受益于医院的治疗。在医生眼里一个非常普通的小手术,依然带给我了极为丰富的心历路程,特别是自我认识和自我保护方面。希望上述如此坦诚的描述和接下来继续坦诚的内容不会被和谐掉。

心病成魔

由于自小对身体发育的认识粗枝大叶和后知后觉,我一直觉得我的身体发育状态是什么样的,别人也就是什么样的,就像有一天同学很惊奇的发现我眉毛会动,耳朵会动,手指不用掰就会响,我无辜得像个傻子,“难道你们不是这样子的么?”所以对于私处如此隐秘羞涩的地方,我更没感觉到有任何疑异之处,我以为全天下姑娘都是一样的,很傻很天真的以为了很多年。

直到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了解到自己的情况属于YC发育畸形。残酷的真相直接让我麻爪。以后结了婚老公会不会怀疑啊,会不会误会啊,会不会嫌弃啊,我还是纯良妹纸啊……于是在各种碎片时间里总是不自觉的想到这些,尤其是洗澡的时候,这直接导致我对自己身体该处的极度在意和隐隐的自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患了传说中的心病。更是因为私处这么特殊的身体部位,羞于向家人朋友诉说,只有依赖网络高密度搜集相关资料。网络信息琐碎庞杂,负面偏多,内心更加恐慌,压力剧增,平日的自信因为这个被消磨殆尽。

网上有很多失败的案例,各种痛苦,各种后悔充斥屏幕,看的我小心脏丝丝发凉,但又心存侥幸,鬼使神差的查找本地相关医院,在多达近3页的百度广告里,挑了一家自称据有”省级资质”的医院,而不是XX妇科专业医院这么明显的牌子。打电话询问了各种事项并表达了顾虑,电话里的姑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极力让我去趟医院,说让主治医师检查一番根据实际情况才可订手术方案,并免预约,简直是盛情难却,渴望改变是非常可怕的原动力,于是有了开篇的那一幕。

沟通不畅

躺在手术台上了,主刀医生还在问我各种问题,这些本该是主治医师在术前对我了解的,尤其在麻醉的问题上让我一直心存芥蒂。手术前,李医生不止一次告诉我只是一个非常小的整形手术,半小时就结束了,打麻药,微创无痛。因为她总是在强调微小手术,也是为了安抚我,所以我一直以为是局部麻醉,我没问,她也没提,躺在手术台手脚全缚后被告知是全麻,第一反应便是我不会醒不来吧,因为无知而恐惧,还有被隐瞒的愤怒,直到闭上眼睛前一秒,身心都处于一种极度恐惧无助的状态。

再者关于费用沟通。李医生直接推荐了最贵的方案费用是3000+,韩国微创整形技术,无痛便捷,不拆线,为了安全保险我接受了她的建议,术前检查费用且不说,下手术台后让做减痛按摩治疗,术后每天术后每天微米光+输液500元,连续四天,这些术后护理费用她只字未提,我因为从网络上了解到术后用高锰酸钾自己清洗就可以了,所以也没问,后来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作为病人有权知道的,不能因为我不懂你就不告诉我,李医生很无辜的说手术后都是要护理的呀,你这种手术都是全麻的呀,还用说嘛,我每天这么多病人,不能每一个人都跟她说一遍吧,你就是太心细太敏感。心情非常坏,我言辞也不友好,并提了第一次来医院咨询时章医生跟我讲的手术方案和她的完全不一样,当然章医生更不靠谱,告诉我她亲自来给我做,就在她坐诊的帘子后面,下手术台就可以照常走路上班,在她口中就像手指划一道贴个创可贴这么简单似的,万分庆幸第一次没有冲动,李医生说我诋毁她的好朋友,她不可能说这么没水准的话,手术也不可能在诊室里做……,把我赶出了诊室。期间因为延长护理天数聊的非常不愉快,因为她的不友好我就觉得她是忽悠我高额护理,手术全部下来一共花了近7000元,大大超出了她说的3000多一点儿。

一点感触

其实我手术前的情况没有走路摩擦或者运动夹痛的不适,并没有网上说的那么严重,所以这么多年我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所谓多知多危险,又羞恐与家人朋友沟通咨询,导致内心压力过大,当时急于改变的心态往往会忽略与利益共存的风险,或者自我暗示降低风险,很庆幸手术没有任何问题,恢复良好,到现在依然没有一个亲友知道我做了私处整形手术,以后也不会告诉他们,我一个人下班去输液,一个人躺在手术台以最暴露的姿态接受术后护理,一个人半夜害怕到哭出声来……

而我要告诉锦友的是,经历过后回头看,身体得以治疗,我并没有那么开心兴奋。些许后怕些许庆幸,遇到问题及时和最亲密的人沟通非常重要,压力是用来缓解的而不是积攒的,爱自己,客观理性地看待自己的不完美,而这不为人知的心里路程让我内心越来越平静,这才是最好的。

来源:http://www.jianshu.com/p/34949c89669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限福利 » 一位纯良妹子唬着胆儿去做私处整形的故事

AD:【更多宅男福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下小火车(zaixiaxiaohuoche)”获取资源!
赞 (0)

广告赞助

20171201-2018010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