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性接拍小电影的动机:女优背后的病态社会

20150105-nvyou

俄国文豪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开篇写道:“所有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由此观照日本的“小电影”世界,那些小电影女优,并非用一个“淫”字就都可以概括了她们的人生,其背后的种种难以言喻的动因,隐含着生活无法言述的艰辛,更折射着一个病态的社会。为了探究这个社会,我们通过几个普通的小例子来看看日本动作电影女演员下海背后的故事。

为了一万日元酬劳的穷困潦倒妇女

“我需要一万日元!”有些自称“我想成为小电影女优”的女性,真正的动机其实是穷困得走投无路,急需一万日元的拍摄酬劳。遇到这种情况,那些艾薇中介事务所,就会把这样的女性带到酒店,用家庭式摄影机尽情拍摄。然后他们把拍下的映像编辑成十人一集的小电影,再以十几万日元的价格卖给艾薇公司,从中狠赚一把。

丈夫失业为了度过家庭危机的孕妇

她,25岁,丈夫比她小一岁,怀有8个月的身孕。由于丈夫公司破产,失去固定职业,家庭经济状况顿时变得风雨飘摇。想到即将出生的婴儿,她决定隐瞒丈夫,带着《母婴健康手册》,前去从事以前想也没想过的工作——拍小电影。在她看来,这是赚钱最快的方式。日本社会因此有了孕妇为主角的爱情动作电影。

为了支付比赛费用的花样滑冰选手

你信吗?日本花样滑冰运动员会去拍小电影。她说:“玩花样滑冰,要花很多很多的钱。到海外去参加比赛,常常需要自己支付旅费和教练的薪金、服装费等。一个月没有几十万是不行的……”为了让艾薇公司接受她,她全裸上阵,一会儿做出拱桥,一会儿单足举到脸上,她说:“我至少要客串一下。”

为了动作电影事业献出贞操的处女

她,21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处女。经理人想让她演出“处女丧失”的处女作。但是,在日本社会要想拿到《处女证明书》是并不容易的。经理人说:“我给四五家妇产科医院打电话,等了很久,人家一听说是做处女检查,马上就说‘我们不做’,接着就挂电话。最后总算在六本木找到一家医院。”

为婚后无债一身轻而下海的准新娘

26岁的她,身高158cm,三围33、23、34。职业是英语学校的教师。和男友交往了一年多,要做新娘了。就在准备结婚的时候,她到艾薇公司去要求拍片。面试的时候,“考官”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羞涩地回答说:“我希望在结婚前把自己借的150万日元还清,做一个无债一身轻的新娘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限福利 » 日本女性接拍小电影的动机:女优背后的病态社会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