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香港黑帮生意:电影、贩毒、夜总会

但凡提到香港黑帮,就会不自禁的联想到香港电影。曾经听过一句话,说正是香港黑帮的推波助澜,才使香港电影成为一个时代的经典。诸如《赌侠》、《逃学威龙》、《唐伯虎点秋香》等伴着八零后成长的电影,均出自向氏兄弟之手。今时今日的天王巨星周润发、周星驰正是由向氏兄弟一手捧红,王牌导演、编剧王晶当年也是乘着向家兄弟的风确立了江湖地位。

向氏兄弟拍摄的电影中不乏黑帮题材,他们也被香港媒体报道成香港四大帮会之一新义安的顶层成员。而在香港电影如日中天的日子里,枪林弹雨的画面并非只出现在电影镜头里,现实中,为了争夺电影资源,各帮派关系紧张到拔枪的时候也不在少数。

“八九十年代,短期内拉拢几个名人就可以拍一部戏,然后卖到东南亚、台湾、大陆,利润好大,很多帮会成员都投资了电影公司,为了抢资源,当时出现很多帮会成员勒索演员拍戏、电影公司之间抢戏的情况。”世界华人帮会研究学会创会长林建强说。

1992年的时候,被传是刘嘉玲裸照事件的幕后推手的电影人蔡子明被凶手9枪爆头,其中的导火线就是争抢经典喜剧《家有喜事》的拷贝。而蔡子明当时的电影公司合伙人“胡须勇”则是香港另一主要帮会14K的教父级人物。

据林建强回忆,那时候香港帮会在电影界的争夺很凶,在社会引发强烈的反响,香港警务处下属的有组织罪案和三合会调查科(OCTB,简称O记)还专门成立了影视组,调查帮会犯罪,以及保护演员安全。

随着1997年香港回归临近,香港警察大幅收紧对帮会的管制。帮会与帮会之间为了拍戏火拼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和气生财成为主旋律。

进入90年代,香港电影业开始从巅峰滑落,诸多曾经属于香港帮会的小型电影公司一个个倒闭。但个别幸运的小弟,几十年后的华丽转身成香港娱乐界的大哥,出书、做访问,诉说着一路走来的心灵鸡汤。

与香港电影业从巅峰滑落如出一辙的还有香港的夜总会。在香港经济最好的那些年,香港的夜总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大街小巷,从商人谈生意的高端大型夜总会,到美女陪唱的卡拉OK,不管是巨贾还是小贩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消遣去处。

当时,香港的、内地的、俄罗斯的、东南亚的各路性工作者扎堆香港红灯区,夜总会妈妈桑眼明手快招募生财的得力干将。忆起当年,从领班到小姐无不唏嘘那段赚钱最容易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看着夜总会生意兴隆,香港的各大帮会成员大力铊地(划分地盘),拓宽收入来源。一般的帮会成员向夜总会收取保护费,相应地提供类似保安的服务,收钱多寡则根据夜总会规模而定。财力雄厚的帮会成员则亲自投资、经营夜总会。

各帮会默契地在各自领域经营生意,相安无事,例如14K在湾仔较为强势、和胜和在深水埗、水房在庙街。但也有谈不拢的情况。

据香港媒体报道,曾经盛极一时的油麻地348的士高,从开业起就夜夜排长队,生意好令多个帮会欲争夺看场、贩卖毒品的权利,帮会间恶斗多次发生,警察也将这里视为重点观察区域。

进入新千年,香港经济逐渐放缓,与此同时,广东的娱乐服务业迅速崛起,加之澳门的竞争,香港的夜总会开始衰落。曾经的香港夜店标杆大富豪夜总会也在2012年7月结束了28年的经营,一个时代结束了。

林建强说,跟鼎盛时期相比,香港街头的夜总会至少消失了六成,以前尖东的重庆大厦周边、湾仔的杜老志道全都是夜总会,旺角也遍地小型夜总会,现在已经大幅衰退。

回归后,香港警察的从严治法令香港帮会收敛不少,很多大佬纷纷“上岸”,做起集团化的生意。但从古至今、跨越东西,黄赌毒都是黑帮的收入来源。在今天的香港,一楼一凤、麻雀馆、高利贷、贩毒等生意依然是帮会的重要收入来源。

当了几十年警察的林建强曾经也是O记的成员,熟识很多香港帮会成员的他说,外界对帮会的生意或许有误解,以为加入帮会就可以分享做生意的好处,其实不然。

“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个人才能,做成生意的都是帮会里精明能干的,一些吸毒、丧失战斗力的帮会成员只能沦落到街边卖毒品的拆头。”他说。

无限福利:前几天看了一部电影,《黑社会2·以和为贵》,影片讲述了一个道理,你混帮会的再牛逼,也玩不过岸上搞政治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限福利 » 那些年的香港黑帮生意:电影、贩毒、夜总会

AD:【推广】小姐姐都在这里!你懂得福利微信公众号:小火车嘀嘀嘀(xiaohuoche111)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