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里如何避免师生间“不正当关系”

20141031-jinyong

10月9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其中“教师不得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的说法,引起了外界的格外关注。师徒关系自古就易生是非,金庸在小说里让道统代表郭靖斥责要娶女师父的杨过:“小畜生,你胆敢出此大逆不道之言?”随后纠结的金先生还开出了几种避免师生恋的“苦方子”:

只收同性弟子

《笑傲江湖》里,华山派女弟子向来都由宁中则传授武艺,虽然宁中则和夫婿岳不群也以师兄妹相称。

不仅武林,古代的行会师傅基本上是男师父收男徒弟,徒弟往往兼任师父的杂役、保姆和用人。师父给伺候得高兴了,方能传授手艺。

戏曲这行,民国初年出现了真正的女演员,但讲究的名角会对收女弟子有所顾忌。讲武戏时需纠正腰腿,多有不便。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一直不收女弟子,周恩来亲自推荐戏曲人才这才破了例。

除了手艺人,寺院道观更是严格执行这样的规则,但无论梨园行还是修行人,同性师徒之间仍有越过学习关系的情况。明朝小说《醒世姻缘传》里,地方官请客,问大家,“怕老婆的站到左边来,不怕的站右边”,结果右边大多剩下了出家人,他想了想又说:“怕徒弟的也算。”于是右边都空了。

教育部的《意见》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在表达上非常严谨,没有强调“异性”、“男教师”和“女学生”。

心中坦荡,或者干脆豁出去了

黄药师收程英为徒时约摸六十来岁。他是一个敢于斥责汤武孔孟的人,礼法这些劳什子只是碍眼罢了。他对要和女老师结婚的杨过很是钦佩。此外黄药师长期出差,程英根本见不到人。

身份和见识的悬殊是条好沟壑,林黛玉的老师是贾雨村,毫无疑问,林姑娘可不会恋上这般猥琐的人。

女生宿舍,离越远越好

金庸小说《笑傲江湖》里,关于避嫌有一段描述:令狐冲带恒山派女弟子们赶路,在船上和艄公水手们住在前面,师妹们住在后面。衡山派莫大师伯表扬他应对得体。待令狐冲成了恒山派“掌门师兄”,更是招了一群男性加入恒山派,重新盖房子,远离女生宿舍。部分学校禁止辅导员同学生恋爱,也禁止异性学生进入辅导员宿舍。这种细节上的回避很有必要。

要么不收,一收就收一对

另一种方式是帮女学生介绍对象,要是直接把情侣一起收作徒弟,就再好不过了。比如大多数人会忽视郭靖和黄蓉是师兄妹的事实,在黄蓉一手好酒菜的诱惑下,洪七公也教了她武功,让她接任了丐帮帮主。要注意,原著里洪七公是一个“中年乞丐”,不是电视剧里的白胡子形象。

年龄大到超越性别

如果师父岁数比较大,通常就可以超越性别了。张三丰在汉水舟中捡到孤女周芷若,甚是漂亮,但张三丰一百多岁了,带个女娃旅行也就并无不妥。不过张三丰没有女弟子,所以把周芷若送到了峨嵋派托灭绝照顾。

加入神秘组织

《飞狐外传》中,毒手药王无嗔大师收了程灵素这个小徒儿,但没人在关系上说嘴。一来这个组织特神秘,二来他们手段狠,武林中人怕得紧。

和琼瑶着墨描绘师生恋的美好不同,金庸对于非权势所迫,或不是以秘笈来诱惑的师生恋是容忍和祝福的,不过往往克制在没有肉体关系的范围内。武侠世界的悲剧在于师徒乃是终身制,不像今天的大学,一毕业就没了契约关系。

与执念于性本身是否罪恶不同,利用教师的权威向学生索取性,才是不正当的关键。这也是为什么杨过可以“昂然道”:“我没错!我没做坏事!我没害人!”金老爷子自己也忍不住站出来说:“这三句话说得斩钉截铁,铿然有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限福利 » 金庸小说里如何避免师生间“不正当关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