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尼大木专访:来自神奈川的男人

20140802-dongnidamu

顶着滂沱大雨,一个才刚刚收工的男人跑到我在东京涉谷的酒店来找我,他就是人称「艾薇山寨周杰伦」的东尼大木。我到东京的第一天就用微信联络他,他本来还不一定来得了,但是隔天早上,他在涉谷这边有活要接,所以晚上就住在涉谷了。我们用微信联络,当他到酒店的时候,拎着隔天要拍戏的服装向酒店check-in,当时已经11点了。

东尼大木满怀歉意的说:「抱歉!抱歉!」我们本来约10点半,但东京下大雨,迟到半小时,我也很可以理解。但大木君不断的鞠躬道歉,我倒不好意思了。我和我在东京工作的表弟一起,决定带他到附近开得较晚的居酒屋痛饮一番,他连晚饭都还没吃。

「你家住那里呢?」我问。

大木君说:「我住在神奈川。」神奈川要坐电车到东京,可是不短的时间,至少要一个多小时。也难怪,他晚上就算回了家,隔天早上也要一大早起来赶电车。「神奈川」的男人本来是说「灌篮高手」那帮人,冠在大木君身上,好像有点怪怪的。但是为了工作,他住酒店还没法报销,看样子艾薇男优的日子,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好过。

到了居酒屋后,几杯清酒下肚,叫了一些烧烤,我们就聊开了。

● 我看你微信、新浪微博上都是用中文,谁教你的呢?

大木君:我中学的教师,我只会一点,但也有在学。能看,也可以知道一些,但讲不出来,日本人学中文是比较吃力的,尤其是说的时候。

● 你什么时候开始从事艾薇男优这个工作呢?

大木君:20年前吧。我已经出道20年了。当初是因为我父亲也是做这行的(不知道他说的是艾薇还是三级片),我从8岁开始就在片场看他工作了,所以认识了一大票演员跟导演。所以我做这行,刚开始也是靠这样的关系开始的。

● 记不记得第一个跟你合作的女优是谁?

大木君:(哈哈大笑)我连两天前是谁跟我做的都不记得了……(orz)。

● 那你娶老婆了吗?家人反对吗?

大木君:我有个18岁的女儿。老婆当然是不太高兴了,因为在外面做一做,回家都没法缴枪了。但是一家子生活要靠这个,所以也只能再干下去。

● 我很好奇,你一个月这样能拍多少片?片酬如何?

我年轻的时候,大约五、六年前以前,大概一个月可以拍30到35片;现在我42岁了,体力下降了,一个月差不多拍15到21片。(算得真精准)片酬的话,一日是5万日币。我们是按天算的,你拍一片,两小时也是一日,十二小时也是一日,要看情况。有时候拍得很快,但有的时候要射好几次,拍得也很晚。经常早上很早就出门,很晚才回家。

● 男优是这个价钱,女优呢?

大木君:女优片酬就要看牌子。比方说,像我所知道的是,波多野结衣拍一部片要100万日元起跳,是目前比较高的;吉泽明步大约是7、80万日元;再下来的就是4、50,一般还没红的,就是2、30万。还有那种比较丑的,特殊观众会看的,大概是5、6万就可以。

● 之前曾听过一个新闻,说有片商宣称以20万日币为代价,就可以拍一部小电影,是真的吗?

大木君:不敢说不可能。除非就是很小很小的片商、也不讲究质量的,也许有,但我没接过。因为算算成本就知道,要借场地拍、工作人员,男女优片酬、导演、剪接、后制、发行、化妆师等等,没有一百万日币基本上都办不下来。当然如果只是要极低成本的话也是有可能的,可是质量就很差了。

● 拍了这么多,有想当导演的想法吗?

大木君:我做过啊。只是当导演还要操心很多事,包括钱从那里来?不然就要自己贴钱。我做过几次,后来觉得太累,又不赚钱,所以又没干了。

● 你有什么养生的办法吗?这么操,身体怎么负荷?

大木君:睡觉,我的方法就是有时间就睡觉。多吃蔬菜,适当健身。

● 做男优的时候,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大木君:最怕没状态。如果开拍要上的时候,没状态,导演会叫你先到旁边撸,撸到硬再上来,一天要是没睡好,要撸硬好几次。不过这都还好,最糟糕的是要替女优口交的时候,有些女优的那里很臭,但剧情需要,你还是得舔下去,那对我来说是最难受的时候。

● 很多人跟我说,他们也想应征做男优,请问做男优需要什么条件?

大木君: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简单。男优是很辛苦的职业,你刚进来时,必须先从「汁男优」开始干起(只管打手枪、只能撸跟射出,不能干的那种),经过几次之后,导演觉得你「收发自如」,下次才会再叫你来,那时才有机会跟女优真枪实弹。另外,跟其他的前辈男优打好关系也很重要,这一行非常讲人际关系,如果光是凭着自己的家伙,是很难生存的。

● 如果是我,跟我表弟,两个人,你会选那一个做男优?

大木君:(哈哈大笑)我会选你。不是因为我认识你,关系比较好才选你,而是你表弟比较帅。男优基本上不选帅的,因为帅哥跟美女,被观众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合作,就不会有人想看。倒是丑一点或有特点一些的男人,反而更合适。你表弟太帅了,所以你比较适合。(就是讲我丑就对了啦!)

● 难怪艾薇男优里,有高矮胖瘦,各种类型的男优都有。

大木君:是的。所以还有老的,6、70岁的。看剧情不定,但不会要太帅的。

● 你有特别喜欢、以及最不喜欢拍的类型吗?

大木君:最喜欢的一种是纯爱型的,一对一的都好。不喜欢一女多男的,不过一男多女,我会觉得很爽。

● 你合作过最喜欢与最不喜欢的女优是谁?

大木君:我不记得名字。不过我不喜欢跟太大牌的女优合作,有的大牌女优往往太依赖自己的演技,才刚演到兴头,就要结束了。拍的是好没错,但不是真的做爱,没有做爱的感觉,只是在演戏。(我后来提了些女优的名字,大木君才想起来)对,爱田由,我最喜欢跟她合作,简直是极品,(竖大姆指)超赞的!身材好,长得又甜,而且腰很会扭!

● 你知道很多人都称你是日本艾薇界的周杰伦吗?

大木君:知道啊。本来我不知道周杰伦是谁,但去网上看了他的MV后才知道他是华人的天王级歌手,很荣幸,也很不好意思。(我表弟把他一张理了光头、很像周杰伦的照片给他看,大木哈哈大笑)不过日本同行里,反倒不知道。

● 很多在华人圈很红的男优女优,都有明星脸啊,红得比较快。像你,像波多野结衣长得像林志玲,所以也很红。

大木君:是吗?其实我们都不太清楚林志玲长什么样子…orz。其实艾薇女优在日本的地位,也不是说很高,他们也很意外为什么会在中国大陆、台湾很红。一般日本男生也不会把女优当女神来崇拜,他们会去迷AKB48这种的,但艾薇女优就比较难。

● 你自己有想来中国发展吗?

大木君:有啊,上海有家我在中国的经纪公司。

● 就你所知,男优与女优,会不会私下约炮?

大木君:是有听过,但下场不好。你知道的,很多女优的经纪人,往往是有黑道背景,如果男优在戏外跟女优约炮被抓到,情况就很严重,等于是动了人家的商品。我就见过一个男优,私下跟另一个女优开房间,后来被抓到时,还要下跪道歉,再赔个两、三百万日币。如果是没合约了,那倒还好,但有经纪合约的女优就不要碰。

● 目前小电影的拍摄,是整个日本都有,还是集中在东京?

大木君:大约百分之九十,都在东京、或在东京附近完成。因为大部份的小电影公司都在这里,只有百分之十,是在大阪或在其他地方完成。所以你也可以说,东京是小电影之都。包括大多数的发行商、通路、经纪公司都在东京。外地有想演的,也会到东京。

● 我对艾薇女优的数量一直很好奇,日本到底一年有多少个这类女优?

大木君:这很难估算。我知道的是,一年之中,会发片、有发片的,大约是3000人左右,但有另外的7000人,属于不固定,可能一两年才拍一次,或是以前拍过、现在不拍的低活跃人群。这些人有的回去工作、上学,也有的就去风俗业。所以一年里发片的大约就是3000人,但很多是根本没名字的,或是只拍一片的。

● 你无码也有拍过吗?无码的价码比较高吗?

大木君:有,不过无码片在日本不能卖。男优的话,无码片的价码还是一样,女优的话会高一些。

● 你会看自己拍过的作品吗?

大木君:不看。那就是工作,除非有必要,否则不会看。

● 你拍了小电影后,有跟日本以外的女人做过吗?

大木君:有啊,很多国家,欧美的比较多。

● 就你所知,艾薇女优有没有私下接私活的?有没有被富商包养的?

大木君:都有的。但价码依每个人情况不同,就不一定了。被包养的大多数就不来演了,而私下接活的,也要看情况,有认识的才可能找得到。有贵的要几十万日元,有的五、六万也接。很多人去风俗业,那都是已经引退或拍不到片的女优。

● 你有计划拍到几岁吗?

大木君:身体许可的话就可以继续拍下去啊。现在小孩要上学,也要用钱。

● 有个不情之请,你明天去拍片,我可以去现场看吗?

大木君:(面露为难)不行,其实日本小电影界还是比较保守。对记者很防,尤其是外国媒体。而且也没有事先打招呼,我想是不能的。(其实这问题我之前也跟日本的经纪人问过,需要先打招呼,这次去日本没有成行,下次应该可以,我再介绍给大家吧。)

后记:

之后,我又跟东尼大木聊起几个业界的人物:比方说麻生希,大木说她脸很小,非常可爱。我问他,麻生希为何引退?奇的是大木居然不知道,还用手机查了一下新闻才发觉(真的是干到谁都搞不清楚了)。我又问他一个同行、也是我最欣赏的一个叫“花冈实太”的男优,他说此人是韩国裔的,非常出色,演强奸犯是日本小电影界里最出色的。现在虽然引退,但是只要有炮打,叫他来他都会出现。至于他最棒的合作对手爱田由,则是消声匿迹,他也没有再联络了。对于许多有志于男优这行的青年朋友,真的,听了大木君的话后,你们真的要考虑一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

在聊完天后,我们居然边聊边喝,干掉了六、七壶清酒。确实,边喝清酒边聊,可以越聊越多。我们后来又聊了一些日本风俗业的事,见时候不早,就收兵回酒店睡觉了。东尼大木是个很有趣的男人,不管是什么职业,都有他们的生存之道,就算是干全天下男人最羡慕的工作之一,但事实上还是有一大堆不为人知的辛酸,绝非只是爽那一炮而已。最后他说:「下次去北京,找你吃好吃的东西。下次来东京再来找我。」

这当然好啦!

PS:本文原载于一剑浣春秋的博客,作者朱彥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限福利 » 东尼大木专访:来自神奈川的男人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