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推荐:出租车司机被美女乘客劫色,事后还被威胁……

林峰刚把车子停在本色酒吧门口,手机便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母亲打过来的。

“妈……”

“小峰,你第一天开出租车,不要回来太晚了,明天还要去见你未婚妻,早点回家睡觉。”

“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林峰不由得郁闷起来,都什么年代了,二十年前的娃娃亲还那么当回事,都不知道女方长什么样呢,万一长得像凤姐一样,那可就惨了。

可父母的话他又不能不听,所以他决定明天去看看那个未婚妻是何方神圣,是个美女就试着交往一下看合不合得来,如果是个恐龙,就直接拉黑名单算了。

“咚咚咚。”

突然响起的一道敲打车窗的声音,打断了林峰的思绪。

侧头一看,只见一个喝得醉醺醺脸色泛红的美女站在了车子旁,她大概二十来岁,有一张精致的脸庞,一头黑亮的秀发,身材极好。

“去哪啊?”

等美女钻坐进了车子后,林峰从后视镜中打量着美女问道,这女人太美了,林峰看了一眼之后就忍不住看了第二眼,第三眼。

“雅苑别墅区。”

美女一开口,车内顿时满是一股浓烈的酒气,似乎喝多了,呼吸也是有些急促。

深更半夜,醉酒的美女?

林峰心跳徒然加快,脑子里不禁浮现出一幅邪恶的画面,现在是凌晨一点半,这么一个大美女独自搭车,若是遇上一个坏人,把她拉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对她做一些坏坏的事情,那……

林峰体内的血液不禁加快了流动,体温也是逐渐升高。

不过很快,林峰就打消了脑子里那些不健康的想法,他喜欢美女没错,可他不是禽兽,伤天害理的事情他还做不出来,不过在脑子里YY一下是不会犯罪的。

“王八蛋,想坑姐,幸好姐机灵……”

车子刚启动,车内的美女便含糊不清的嘀咕道,听语气似乎很愤怒,不过具体说什么,林峰却是没听清。

“美女,你没事吧?”林峰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倒在了座位上的美女,他才第一天开出租车,还真怕美女控制不住在他车上吐了,那绝对很恶心。

这么一看,林峰感觉体内的温度又升高了不少。

“靠!这不是诱惑我犯罪么?”

一边开车,林峰一边时不时的回头观赏美景。这可要命了,他今年都二十五岁了,可是却还从来没碰过女人,又怕自己控制不住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尽力忍住不去看,可心又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直接导致他进入了水深火热之中,难以自拔。

“淡定,要淡定……”

“嗯……”

“我靠!这,这,这……”

这美女不会想在我的车上自磨吧?

林峰是一个正常男人,虽然他还没碰过女人,但他看到岛国的那些神片,所以当他听到美女的呼吸声不太正常,又看到她现在异常的举动后知道,就知道这个美女此刻想要男人了!

“把车子停在路边。”

突然,美女沉重的声音响起,林峰不由得转头一看,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擦!女劫匪劫财?

我一个开出租车的,能有多少钱,要劫,你也应该去劫土豪才对呀啊!

“美女,小心枪走火,我停车,你可小心啊。”对于枪这东西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林峰单是闻一闻气味,就确定这是货真价实的家伙。

车子刚刚停下,美女就命令道:“把衣服脱了。”

“啊,不是劫财,是劫色?”林峰傻了眼。

“快脱!”就在林峰犹豫间,美女催促道。

此时此刻,林峰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一声还是哭一下。以前他曾多次幻想,自己被一个绝色美女给劫色了,原本以为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可是现在却真的遇到了,所以他还没心理准备。

其次被一个女人劫色,好像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如果让小伙伴们知道,他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兵王让一个女人给劫了色,非被笑死不可。

他娘的,到底是乖乖配合她劫色还是要反抗呢?

他娘的,劳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还让你一个娘们给劫色了,不行,坚决不行,要劫色,也是老子劫你的色,而不是劫劳资!

林峰冷哼一声,出手如电,只见黑影一闪,林峰就抓住了手枪,随后一个巧妙的动作,将手枪拿到了自己手中。

“嘿,还……”

“啊!!!”

林峰还来不及得瑟一下,就突然惊叫起来,因为在他抢走美女的手枪之后,美女已经朝他扑来,将他紧紧的抱住,不是对他攻击,而是用嘴堵住了他的嘴。

林峰懵了。

这是他的初吻。

这一夜,出租车不停的在震动。

第二天清晨醒来时,林峰感觉很累,比当初在战场上干掉了一大群敌人还要累。

想起昨晚的一夜疯狂,林峰感觉有些悲剧。

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没了!

美女此时也是醒来,瞥了一眼林峰,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也不说话,默默的开始穿衣服。

林峰也是不知道说什么,等他穿好衣服后,美女已经穿戴整齐下了车,转头过来冷冷的说道:“昨晚的事情,就当做发生过。”

说完就走,走出去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拿出钱包打开,把里面全部的现金往林峰扔来。

“这是你昨晚的报酬,就当老娘玩了你一晚,以后别来纠缠我,不然后果很严重。”美女恶狠狠的说道,才走出去不远,手机响了。

“姗姗,昨晚怎么没回家睡啊?”电话里一个曼妙的声音传来。

“啊,表姐,我昨晚办一个大案子,一夜没睡。”卢姗姗脸刷的红了,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林峰,非常心虚。

“那你回去睡会儿吧,中午吃饭你一定要来啊,我一个人有点怕。”电话里的声音说道。

“表姐,不就是相个亲嘛,有什么好怕的?行啦,我一定会去的,不会耽误你事,放心吧。对了,你那个未婚夫是什么人啊?”

“听说他三天前才回中楚市,现在开出租车,以前好像在当兵,具体就不清楚了。”

“嗯,开出租车?”卢姗姗听到这几个字后心里升起了一中诡异的感觉,又回头看了一眼林峰。

随后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卢姗姗就非常愤怒:“哼,被我查出是哪个王八蛋在我的酒里放东西,我一定扒了他的皮!”

要不是因为昨晚喝了不该喝的东西她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可能会主动把一个大男人给强上了,要是让人知道,那还不丢死人了啊?

而不远处的林峰看着那飞向自己的钞票,脸直接就黑了。

靠!靠!这娘们把自己当鸭了,睡了自己竟然还给钱,太侮辱人了!

“罢了,罢了,这种事情占便宜的是男人,劳资不亏!”林峰郁闷了一会儿之后去捡地上的钱,随后发现,一共才一百二十块。

昨晚的车费是四十块,这多于的八十块,竟然是自己做完卖力四次的报仇,敢情自己的一次,就值二十块?

尼玛,这是劳资的第一次啊,就这么一点,太廉价了吧?

就在林峰欲哭无泪的时候,母亲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小峰,昨晚怎么没回家?”

“妈,昨晚出了点事情。”

“啊?!那你有没有事?”听到林峰说出了事情,苗若云顿时担心起来。

“没事,已经解决了。”林峰撇撇嘴道。

“没事就好,吓死我了,记住今天中午要去见未婚妻,赶紧去买一身体面点的衣服,别给我敷衍了事。”苗若兰交代道,对于这门亲事,她是很上心的,这可关系着儿子未来的幸福。

“嗯,知道了。”

随后林峰去了商场,选了一套衣服,花了一千多块,等到了中午的时候,直奔一家酒店。

这门亲事是两家的老爷子定下来的,当年老为老人是结拜兄弟,关系比亲兄弟还亲,但随着两位老人去世之后,林峰父亲这一代就逐渐缺少了来往,到了林峰这一代,就基本没有联系了。

原本林峰就没指望过这门亲事能成,可是却没想到对方竟然那么重视这门亲事,这些年一直在打听林峰的下落,不过林峰十六岁就出了门,这一走就是九年,三天前才回家,对方就立即找上了门。

约定的时间是十二点半,不过林峰提前开着车子往星海大酒店行去,眼看便到了酒店时,突然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跑到了马路上捡玩具,此时那小女孩距离林峰车子不到六米。

“咯吱!”

林峰慌忙踩住了刹车,车子往前开了五米多车子才停下,在这一瞬间林峰浑身都冒了一身的冷汗,不等他看一眼前面的小女孩有没有被撞倒,车子突然发出一道巨响,随后是一阵剧烈的震动。

追尾?

林峰脸色瞬间变了,不过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心思追究是谁撞了他的车屁股了,打开门迅速钻了出来,看到小女孩并没有被撞到之后松了一口气。

小女孩被吓坏了,脸色苍白,哇哇大哭着,林峰见小女孩这副模样,原本已经到了嘴边要责怪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小妹妹,别哭。”

林峰抱起小女孩放倒了路边安全地带,安慰着,而这时候小女孩的母亲也走了过来,看到小女孩没事,对着林峰道了个歉,害怕林峰说她什么,拉着小女孩便走了。

林峰这才跑到车子后面,一看车尾被后面一辆豪华保时捷跑车撞的惨不忍睹,不禁皱起了眉头,而后看了一眼保时捷的车头,狠狠的吸了一口冷气。

他把他开的车子卖了,估计也赔不起人家保时捷的修车费!

“哆哆哆……”

这时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往林峰走来,林峰脸色瞬间就白了,此时此刻,不用想也知道是保时捷的车主找自己麻烦了。

林峰艰难的侧头看了一眼,随后就呆住了。

这是一个女人,穿着一件华丽的白色长裙,宛如走红地毯的女明星,惊艳、高贵,性感。一米七五的身高,腰肢盈盈一握,玉腿修长,肤色如同牛奶般白嫩。

修长的脖子之上是一张美的让人窒息的脸,五官精致360度无死角,头发盘起,端庄而高贵。

美女走到林峰跟前,看了一眼自己的车子,随后看着林峰,声音很平淡的说道:“你的车需要多少钱修车费?”

额,他怎么问我的修车费是多少?

林峰很晕么,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不知道这个美女是什么意思,所以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多少?”

见林峰不吭声,美女声音变重了一些,再次问道。

林峰缩了缩脖子,鼓起勇气道:“五千。”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毕竟逃避不是解决事情的方法。

美女点点头,拿出自己的LV包,从里面拿出了厚厚的一叠钞票出来,数也没数就递给林峰:“这里有六千,拿去。”

林峰没敢接。

因为这美女的举动太诡异了。

自己突然停车害得她追尾,追求其责任,还算是自己的,可是她却主动赔钱,这里面,莫非有阴谋?

不会是她看上我想用这种方法引起我的注意吧?

卧槽!我他么的够不要脸的,这种想法也能出现在我脑子里,小伙伴们都说我贱,看来我骨子里还真有捡的特质啊……

就在林峰胡思乱想之际,美女再次说道:“拿去。”

妈的,死就死吧!林峰一咬牙,伸手接过了这些钱,不过没等他说出话,美女抢先说了:“你车子的事情解决了,现在来谈谈我的车子吧。”

“啊……”

林峰失声叫了一声。

“我这车子的修车费估计在三十万以上,你突然停车导致我追尾,责任在于你,即便走法律程序,你也要赔我钱,我说的对吧?”美女面带微笑。

“对。”林峰点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那么,赔钱吧。”

“我没钱。”林峰心一狠,索性很无赖的摊手说道。

“没钱?那你想办法。”美女脸色突然没那么好看了。

“想不到办法。”林峰破罐子破摔了,心说劳资就是没钱,难不成你还能把我杀了不成?

美女皱眉,看着林峰,又看看车子,随后指着车子说道:“你这车子顶多十万出头,我的修车费是三十万,你把你的车子陪我,我不追究你责任了。”

“什么?你要我的车?”林峰脸色瞬间就黑了,车子不是他的,如果让美女拿走,他要赔别人很多钱啊!

“美女,你看这样行么,车子我不能给你,钱的事情我可以慢慢赔你。”林峰哀求道。

“不行。首先我不认识你,天知道你会不会耍赖。其次以你的收入情况来看,需要好几年才能赔得起,我可没时间等。”美女拒绝道。

林峰急了。

“美女,你看这事情我也不是故意的,是那个小女孩突然跑到马路上,我怕撞到她我才突然停车,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么,这辆车可是我吃饭的家伙,不能给你啊。”林峰苦着脸继续哀求着。

“这我不管,你害得我撞车,就得负责。”美女无情的拒绝道。

林峰委屈极了,这事儿给闹的,他还没地方说理去了,不过就让他承担全部的责任么,他紧急刹车也是为了不伤害别人,难道也又错了么?

“美女,咱讲点道理行么,你看我也不是故意的,能不能好好说说?”林峰还试图跟美女求情。

“你说我不讲道理?”闻言,美女脸色猛地一沉:“你害得我撞车,不想赔钱,还说我不讲道理?好,很好,那就请警察来处理这件事!”

“我不是说你不讲道理,而是……”

“闭嘴!”

林峰还想说什么,而美女却大声的叫他闭嘴,随后走向车子去拿手机。林峰此时也是火大气不过,他也是出于好心紧急刹车,为什么责任全部要他一个人承担?

看了一眼美女,林峰突然钻进车子,迅速启动,出租车轰隆一声发出一道巨响,宛如脱缰的野马一般,转眼间就消失在街头。

“妈的,凭什么让劳资负全部责任?开保时捷就不讲道理啊,有钱了不起啊,劳资就不赔钱,怎么滴,你咬我啊!”

林峰一边开车一边骂骂咧咧的,也亏得是在华夏,要是在国外,遇到这种情况,林峰肯定会直接把对方痛揍一顿然后溜之大吉。

他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啊?

不过现在他从良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整天打打杀杀的雇佣兵了,而且他以前的底子不干净,死在他手里的华夏名人也有好几个,若是被华夏的警察知道他曾经的身份,肯定不会让他逍遥自在的生活,所以到了号称雇佣兵禁区的华夏,他是条龙也得乖乖的盘起来。

转了一个弯,林峰把车子停下,出来后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半,大步往酒店跑去。

第一次见面就迟到,原本这婚约就不怎么牢靠,万一因为这个搞砸了,那可是欲哭无泪的事情。

一路风风火火,当林峰来到包房门外的时候,已经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了,不过他顾不上喘一口气,直接推开了包房的门。

“对不起,我……”

话还没说完,林峰就傻了眼,刚才这个美女怎么会在这里的?

包房里,刚才被林峰甩掉的那个美女也在里面,此刻瞪大了眼睛看着林峰,完全是懵了。

“小峰,楞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叫你温叔叔。”苗若兰见林峰来了,却呆呆的站在门口,白了一眼林峰说道。

林峰木讷的走过去,瞥了一眼温蓉,随后对温向日说道:“温叔叔你好。”

“嗯,小峰你坐。”温向日笑呵呵的指了指椅子说道。

林峰有一股拔腿便跑的冲动,尼玛,老天爷你是在玩我吗,早知道刚才那个美女就是我未婚妻,我还跑个毛啊跑?

现在倒好,还没正式见面,就已经得罪了未婚妻,这婚事,恐怕是要泡汤咯。

林峰硬着头皮坐下来,偷偷瞥了一眼温蓉,顿时就看到她几乎要杀人一般的眼神狠狠的瞪着自己。

完了,这婚事铁定要黄了。

林峰心里瞬间凉飕飕的。

温蓉也是万万没想到,她还没见过面的未婚夫,竟然就是刚才那个无赖男。

温家经营着一家数十亿资产的大型集团,温向日是董事长,她是公司执行总裁,身家过亿,而且温家就她一个传人,等温向日退休之后,温家的财产就全部是她的,而且她还是中楚市数一数二的大美女,追求她的男人数不胜数,而且还全部是官二代富二代之类的出色青年,可是她看男人的眼光极高,即便是那些出类拔萃的青年,她都看不上,更别说林峰这个吊丝了,而且还是一个让她十分厌恶的男人。

今天她穿的那么华丽,开那么贵的跑车来,就是要让那个没见过面的未婚夫知道她们之间的差距,从而名正言顺的拒绝这门婚事。

所以在知道林峰就是自己的未婚夫之后,温蓉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指着林峰就说道:“爸,这门婚事,我不答应。”

林峰的父母一听这话脸色就难看了起来。被人当面拒绝,他们两个感觉很没面子。

林峰万万没想到温蓉这么直接,要知道现在两边的家长都在,这样直接,那多尴尬啊?

温向日也是一愣,随后猛地一拍桌子吼道:“胡闹!蓉蓉,快给林峰道歉。”

一直以来温向日都是一个非常有修养的人,而温蓉这么不顾两家人的颜面就直接拒绝,让他感觉很丢人。

“爸!他根本就不适合我,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强行让我们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我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不一样,没有共同的话题,他这种社会最底层的人,配不上我!”对于自己的婚姻大事,温蓉也不含糊,见温向日发怒,不但没退缩,反而滔滔不绝的说道。

“咳咳,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蓉蓉说得对,你们是有钱人,我们是穷人,我们家小峰配不上你们家蓉蓉。”苗若兰尴尬的说道。

对于这件事,他们也是没抱多大的希望,毕竟他们心里清楚,跟温家这样的家庭比起来,他们什么也不是,高攀不起人家。

“不能就这么算了,当年要不是老爷子救了我父亲一命,现在根本就没我,我父亲曾经发过誓,若是温家有女,定要许配一个给林家,没有林老爷子,就没有如今的温家,我温家人不是忘恩负义之辈!”

温向日猛地站了起来,指着温蓉大声说道:“蓉蓉,我从小怎么教你的,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我们家现在是有钱,但是以前呢,还不是穷,你不能因为林峰现在没钱就看不起他,社会最底层的人怎么了,你爸当年还不算一个最底层的人?男人穷怕什么,最重要是有能力!我告诉你,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爸,你逼我?我自己的幸福自己把握,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拿这种娃娃亲说事?这是不合法律的!温家欠林家恩情是吧,好,我还,我给他钱,一千万够不够?”听道温向日强行要把自己许配给林峰,温蓉很是激动。

“给我闭嘴!”温向日彻底的火了,他从来没这么生气过。再次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桌子说道:“你给我听清楚,这件事,由不得你做主,你若是不答应,以后就别叫我爸!”

“你!”

温蓉不可置信的看着温向日,仿佛不认识此刻的父亲了一般,她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很疼爱她,从没这么对她凶过,今天却破天荒凶了她。

苗若兰和林海看着温向日和温蓉父女两吵架,脸色古怪,蠕动着嘴唇却是没出声。

他们不好插嘴。

所谓强扭的瓜不甜,虽然温蓉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可是林峰却觉得这种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开口说道:“温叔叔,我看这个婚约就作废了吧,蓉蓉说得对,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不适合在一起。”

“小峰,你别生气,这件事我说了算,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女婿,你也别叫我温叔叔了,叫岳父也行,叫爸也可以。”温向日看着林峰笑道。

他是一个信守承诺重情重义的人,答应父亲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见温向日这么坚持,林峰撇了撇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吃完饭就去民政局登记,你要是敢说半个不字,以后别认我这个爸!”温向日又看着温蓉大声说道。

温蓉憋着一股气无处发泄。

她很清楚温向日的脾气,那是说到做到,今天自己如果不答应的话,他会真的跟自己断绝父女关系的。

可是,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嫁给林峰,她心里很不甘。

“好,你要我跟他结婚,我答应你,我下午就去登记,但是我告诉你,就算登记了,我也不会跟他像正常夫妻一样生活!”

“这个我管不着你,随你。”温向日脸色没那么难看了,他要的只是登记结婚这个结果,至于以后的,那要看林峰的本事。

“但是我先说好,我只给他两年时间,要是两年后我们还是走不到一起,我就离婚。”温蓉开始讨价还价。

“行,我替你答应了。”温向日立马说道,随后看着林峰:“小峰,这件事你怎么看。”

“一切听温叔叔安排。”林峰撇了撇嘴有些无奈的说道,温向日那么强势,逼着温蓉把事情决定了,哪里还有他说话的份儿啊。

苗若兰和林海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林峰都答应了,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随后,温向日和林海苗若兰聊了起来,林峰则是不断的打量着温蓉,而温蓉却是时不时的瞪林峰一眼,场面火药味十足。

说真的,此时林峰心里有些小激动。

无缘无故得了这么漂亮,而且还很有钱的一个老婆,说不开心,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也知道有难度,毕竟现在温蓉对他有敌意,即便是等级结婚了,别说碰她,估计好好的说下话都有难度。

可林峰不担心,他相信两年时间足够他把温蓉征服了。到时候,让她往东就不往西,让她捏腿就捏腿,挑教的服服帖帖的。

加油吧骚年,今后奋斗的目标有了,还有什么不努力的理由呢?

林东心里想着,这两年,他其他的不做都可以,泡老婆就可以了,因为只要成功征服了她,以温家的财产,他这辈子就可以吃穿不愁了。

之前尴尬的气氛消失了,有温向日和林海的有说有笑,活跃了起来,不过这时候包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舅舅,表姐,我来迟了。”

林峰是背对着门,不过听到这个声音,他感觉有一股熟悉的感觉,不禁疑惑,转头一看,脸色就黑了。

这女人不就是昨晚把自己给强上了的那个拿枪劫色的美女么?

不过她叫温向日舅舅,叫温蓉表姐,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卢姗姗做到了温蓉身旁,打了一声招呼后坐下,顿时就注意到把头低的很低的林峰,立马就傻了眼。

“表姐,他是?”

“我未婚夫。”温蓉面无表情的说道。

“轰!”

听到这句话,卢姗姗脑子里仿佛炸开了。

这家伙不就在昨晚被自己给嫖了的那个出租车司机么,他怎么是表姐的未婚夫啊?

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做自己的表姐夫,天啊,这是什么情况?

卢姗姗脸色苍白:“舅舅,这个婚事你同意了?”

“是啊,下午他们就去登记结婚手续。”温向日笑道。

卢姗姗猛地站起来:“不可以,表姐不能和他结婚!”

林峰昨晚才和她发生关系,今天就要做自己的姐夫,这不乱套了么,卢姗姗急了,激动的站起来大声说道。

听到她的话,除了林峰知道是怎么回事表现的很淡定之外,其他的人皆是一愣。

嫁人的是温蓉,又不是卢姗姗,她反对什么啊?

林峰心里也是有些难以接受,昨晚还跟卢姗姗发生关系,今天就娶她表姐,乱了,全乱了,以后还怎么面对卢姗姗啊?

“姗姗,蓉蓉都同意了,你反对什么?”温向日郁闷的看着卢姗姗说道。

“什么?表姐已经答应了?表姐,你怎么可以答应的啊?”听到温向日的话,卢姗姗更急了,表姐选择男人的要求多高啊,怎么会答应的呢,一定是舅舅逼她的,一定是!

卢姗姗很快就猜到了原因所在。

“舅舅,你表姐跟他都不熟,而且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强行让他们结婚,是不会幸福的,舅舅,你要想清楚啊!”

“表姐,你不要一时糊涂做错了事,这可是关系着一辈子的幸福,你要想清楚啊!”

卢姗姗还试图说服温向日和温蓉,让他们拒绝这门亲事。

“行了姗姗,这事舅舅心里有底,你就别掺合了,就这么定了。”温向日可不管卢姗姗的反对。

听到温向日坚决的话,卢姗姗瞬间无力。

她虽然是温蓉的表妹,可是温蓉的婚事她不能做主,顶多只能提供意见,可是温向日不听她的意见了,她根本就毫无办法。

可是让温蓉跟林峰结婚,这叫什么事儿,夺走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做自己的姐夫,卢姗姗心里想想就有一股抓狂的冲动。

不行,一定不能让表姐和那家伙结婚,我一定要阻止他们。

很快饭菜上来了,可是卢姗姗根本就没心思吃饭。

温蓉也是一样没什么胃口,不过林峰就不一样了,看到这一大桌子菜,他胃口大开,毫不客气的大吃大喝着。

吃完饭,温向日亲自带着温蓉和林峰到了民政局登记结婚。

出来后,林峰摇身一变便不再是一只单身狗了。

随后,温向日亲自开车到了林峰家里,把林峰的所有东西带到了温蓉和卢姗姗住的别墅。

由于是周末,温蓉不用上班,所以温向日为了让两人有更多相处的机会,自己硬是搬出了别墅,别墅里只剩下温蓉,卢姗姗和林峰三人。原本温向日是想叫卢姗姗也出去住的,可是他暗示了好多次,卢姗姗就是不懂他的意思,他又不好意思明说,也就随卢姗姗了。

只不过,温向日的苦心显然是白费了,温蓉压根就没理会过林峰,甚至连一句话也没说。林峰觉得无趣,把车开到了修车厂。

还好登记结婚了之后温蓉就没再提修车费的事,这让林峰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温蓉揪着这件事不放,他可没什么钱赔。

原本他在国外做雇佣兵是赚了很多钱的,可是在那一次任务中,他最好的一个兄弟牺牲了,他才看清,即便他身手在好,一不小心也会出现意外,家里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如果自己出事,父母那还不伤心死啊?

所以,他用他全部的钱买回了自由,脱离了组织,这是规矩,因为他的合同期还有一年,如果不付出这样的代价脱离组织,那是会被视为逃兵的。

他相信自己有本事,他年轻力壮,回到华夏凭借自己的手脚,努力一点是能赚到钱过上好生活的。

开着修好的出租车来到雅苑别墅区,已经快天黑了,一进这个新家门,林峰就问到了一股香味,只见餐桌上是慢慢一大桌子菜,卢姗姗和温蓉两人坐在旁边,似乎在等着他。

“姐夫,过来吃饭了。”看到林峰进门,卢姗姗站起来热情的说道。

林峰和温蓉登记之后,名义上是她姐夫,她改口也是没错的,只不过林峰却感觉怪怪的。

“嗯。”

林峰答应一声坐下,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卢姗姗,不过卢姗姗此时的脸上除了热情的微笑之外,再也没其他的表情。

昨晚卢姗姗跟他一夜疯狂之后留下了一滩血液,知道卢姗姗也是第一次,而女人对于第一次非常在乎的,她会那么容易就接受了自己小姨子的身份?

不管怎样,饭是要吃的,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姐夫,能喝不?”卢姗姗拿出了一瓶红酒问道。

“能喝一点。”林峰点点头,心里直纳闷,此时的卢姗姗,跟昨天判若两人,昨晚那个霸道的强上了自己的卢姗姗,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听到林峰说能喝一点,卢姗姗眼睛里闪过了一道不易察觉的神色,用开瓶器打开盖子后,为林峰倒了满满的一杯。

“姐夫,今天可是你跟表姐大喜的日子,一定要痛痛快快的喝一场,我酒量不怎么好,你要让着我,这样吧,我随意,你干杯好不好?”

结婚确实是大喜的日子,林峰点点头,一口就把杯子里的酒喝光了。

“姐夫,再来一杯。”卢姗姗连忙又倒了一杯。

林峰也不拒绝,又是一口把酒喝光。

而温蓉至始至终都没说话,只顾自己吃东西,不管卢姗姗和林峰两人如何折腾。

虽然红酒度数不高,可是后劲是很大的,看到林峰一口气干掉了两大杯,卢姗姗脸上笑容愈发浓烈,又给林峰满上了一杯。

“姐夫,继续。”

林峰眼神有些异样了,喝红酒哪有这般喝法的,把红酒当白酒喝,简直浪费嘛。莫非这妞想干趴我?

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啊。

不过干趴了我她想干什么呢?林峰想不通了。所以在第四杯的时候林峰开始拒绝了:“姗姗,你姐夫酒量不怎么好,这样子喝,很快就会醉的。”

“大喜的日子怕什么,醉了又不用你开车,直接上楼睡觉就是了,来,喝。”卢姗姗才不管林峰,又给倒了一杯。

很快一瓶红酒见底了,卢姗姗又拿出了两瓶。

林峰抹了一把冷汗,这妞还真狠啊,这么被灌下去,就算是海量,也要被灌醉啊!

“姗姗,你看我都喝了一瓶了,你一杯还没喝完,要喝,你也陪姐夫喝啊?”林峰说道。

“好,那我今天就陪姐夫你痛痛快快的喝一场。”卢姗姗豪爽的说道,随即为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分量和林峰一样多。

“来,干杯。”

“干!”

温蓉依旧是面无表情,因为他心里清楚卢姗姗的酒量,这种红酒,没有两瓶,干杯就喝不倒她。

很快,温蓉就吃饱了,她离开了餐桌,上楼回了自己房间,而餐桌上卢姗姗和林峰两人此时已经干掉了四瓶红酒。

“姗姗,不行了,我不行了,咱们别喝了行么?”林峰乞求般的看着卢姗姗说道。

“姐夫,你一个大男人的,喝这么一点就说不行,男人怎么可以说不行呢,别废话了,喝!”卢姗姗话一出口,就想起昨晚林峰的厉害之处,不禁脸红了。

是啊,男人不可以说不行,林峰不单行,而且非常行,昨晚把她给整的今天请了一天假,还去医院打了吊针,现在那里还痛着呢。

“对,男人不可以说不行。”林峰点头认同的说道,随后不再拒绝。

又喝了几杯之后,林峰突然噗通一声趴在了桌子上,浑身如同烂泥一般,看样子是喝的烂醉如泥了。

“姐夫,你没事吧?”卢姗姗凑过来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林峰含糊不清的说道。

“姐夫,你醉了,我扶你去房间吧?”

“嗯……”

卢姗姗的力气很大,扶着一百四十多斤的林峰毫不吃力,很快就把他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面,放到了床上。

看着烂醉如泥的林峰,卢姗姗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随后开始为林峰脱衣服,边脱边说道:“姐夫,穿衣服睡觉不舒服的,我帮你脱衣服。”

此时的林峰醉的不成人样,意识模糊,哪里还在乎别人脱不脱他的衣服啊,任由卢姗姗摆布,很快浑身上下就半丝不挂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林峰光着的身体,可卢姗姗依然感觉自己脸火辣辣的热,不过此时此刻管不了那么多了,在脱完了林峰之后,他犹豫了一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外衣,裤子……

卢姗姗把衣服扔到了墙角,爬上床挨着林峰躺下,可是才刚刚躺下,卢姗姗脸色就猛地一变!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限福利 » 福利推荐:出租车司机被美女乘客劫色,事后还被威胁……

AD:【更多宅男福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下小火车(zaixiaxiaohuoche)”获取资源!
赞 (3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