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无情:花花公子封面女郎30年前后对比图[14P]

时光是把杀猪刀,黑了葡萄,软了香蕉,看似一句玩笑话,却不知其中包含多少无奈与辛酸,所谓岁月无情,“衰老”也算是人这一辈子最恐惧的事情之一吧。2017年7月,已经“洗白”的《花花公子》杂志就根据“衰老”这个敏感的话题做了一期创意企划,他们邀请了7位曾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登上该杂志封面的花花公子女郎,重新拍摄30年前的经典封面,并回忆当年拍摄前后的故事。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时光这把杀猪刀在超模身上留下了怎样的痕迹……

第一位,Kimberly Conrad Hefner,两张封面分别拍摄于1988年和2017年,相同的设计和排版,相同的着装及动作,时光却已过去30年。从照片上可以看出这位模特保养的还是相当棒的,不论样貌与身材,至今风韵犹在。

(Charlotte Kemp,1983年 / 2017年)

第二位,Charlotte Kemp,1983年月度女郎:

那时候我的室友 Jill De Vries 就是一位花花公子女郎,她老是跟我说你应该上封面,我总是不停的说不不不!结果有一天我们喝多了,就去了花花公子在芝加哥的办公室。我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当时我还是处女,实在太疯狂了……

(Cathy St. George,1981年 / 2017年)

第三位,Cathy St. George,1981年月度女郎:

那时候我已经结婚,在公司工作,我来洛杉矶时没想成为模特,从小到大我都没想过这事!那年我27岁,比较成熟但仍疯得起来。我不记得80年代的大部分事了,如果你曾经历过,你也就不会记得了。

(Monique St. Pierre,1979年 / 2017年)

第四位,Monique St. Pierre,1979年度女郎:

拍摄前我只是一名小模特,杂志出街后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名声。如今我在运营一个帮助染上酒瘾和毒瘾的妇女的机构,我以我做的事感到自豪。我见证了奇迹。

(Lisa Matthews,1991年 / 2017年)

第五位,Lisa Matthews,1991年度女郎:

我记得当时旅行,会有人跑过来问我,说你叫Lisa对吗?我在杂志上见过你。我说,哦是吗?哪一本?如果你都过来跟我打招呼了,你应该也够胆说出杂志的名字。最有趣的是,我记得其中一次这样的事发生在梵蒂冈附近。

Candace Collins,1979年 / 2017年)

第六位,Candace Collins,1979年月度女郎:

我曾8次登上花花公子封面(6次美国版,2次国际版),而第一次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摄影师和助手们私下和我都是朋友,我随时可以去摄影棚拍摄样片,他们都非常专业,对模特是否穿着衣服完全无感。如今这些照片非常珍贵,我非常幸运能有这样一段经历。

(Renee Tenison,1990年 / 2017年)

第七位,Renee Tenison,她是首位非洲裔年度花花公子女郎,她回忆道,

当我为花花公子拍摄封面时有很多争议,因为我是非洲裔,一些声音说女人被物化了。但我说,如果你有权支持堕胎,我也有权决定自己去做什么。如今你回头看,多数大牌模特都是裸身出镜的,我觉得这是艺术,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认为。

无限福利小编:感觉这位非洲裔女神最不可思议,30年过去反而更加漂亮了!

特别推荐:

美版《花花公子》2016年全年PDF合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限福利 » 岁月无情:花花公子封面女郎30年前后对比图[14P]

AD:【更多宅男福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粉红色的小火车(fhsdxhc)”获取资源!
赞 (36)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